<rt id="g02s0"><small id="g02s0"></small></rt>
<rt id="g02s0"><small id="g02s0"></small></rt>
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Pages: 1/4     Go
今日发帖排行
主题 : 一个民工的悲惨人生
胡明军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4260
精华: 12
发帖: 3154
财富: 83096 鼎币
威望: 200 点
贡献值: 274 点
会员币: 1 个
好评度: 1111 点
在线时间: 1594(时)
注册时间: 2008-06-10
最后登录: 2022-05-20
楼主 发表于: 2010-01-25  

一个民工的悲惨人生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屈联西 执行加亮操作(2016-03-21)
                                                  一个民工的悲惨人生 hbl%<ItI49  
                                                                                                ——蝶小鱼  D+edTAQ8  
ML@-@BaN  
               我的父辈们都是地地道道的山里人,没有受过多少文化的熏陶。整日的和邻家的小朋友们在土堆里摸爬滚打,脏兮兮的。农忙时,就背个镰刀、坐在爷爷的木架子车上,朝自家的田垄奔去。麦收时节,天地里总会有小小的像西瓜模样小甜瓜  0qP&hybL[(  
           可以吃,用家乡话叫“吗保蛋儿”,有些特别的甘甜但也有些很酸涩的。  !kCMw%[  
o zg%-  
             那是我总是会吃很多很多的,几乎是一口一个的,满嘴的幸福。年长的爷爷辈的人,经常把在自家地里摘的好吃的吗保蛋儿给我们这些做孩子的。我们叽叽喳喳的哄抢一阵。  ZslH2#   
k\->uSU9  
            到了该上学的年份了,我们村就把曾经的鸡舍办成了小学。外婆缝的精致的小碎花包,给了妹妹,我这个当哥哥的也嫌那太女孩子气就没有嚷着要。那时是自搬的家里的小板凳去去上学的,学校里低年级的教室除了桌子是没有板凳的。我搬了外公自己做的小马扎,兴高采烈的背着那种很古老的雷锋包。军绿色的,只有一个带子,可以斜跨也可以挂在脖子上,有时候甚至是把带子往额头上一绷,哈,宛然的日本武士的潇洒样子。  V6l~Aj}/  
:'1UX <&B  
             小时候值得回忆的事情太多,只记得那时的贫穷与穷苦人心中的那种自娱自乐的开心。不知觉得长大了,初中毕业我就辍学了,我的学习成绩不好,女孩子家家的学习成绩比我们男孩子好。但是父辈们经常讲让女孩子读那多书干嘛,随后不还是人家的媳妇儿。妹妹学习很好,我支持她。她到了县城的一所高中。  lO=+V 6  
8 Z|c!QIU  
           和其他的男孩子一样,我也想出去闯闯。我去了深圳。刚进城时,大城市的繁华让我觉得自己好像是彻头彻尾的乡巴佬,一身灰灰的劳动布衣服,依旧是母亲自己衲的黑布鞋。母亲也禁不起岁月的蹉跎,花白的头发不知觉得已经爬满了头皮,刚四十岁出头的女人要是在城里,那肯定还是花枝招展的妖娆。  4#hDt^N~  
_ nFsC  
             没有技术也没有知识,我在招聘的单位里无地自容。我想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我要工作,我什么都没有,但我有力量有劲儿。在深圳火车站的候车室里,我睡了整整一个多月,最后在深圳的一个破旧的角落我找到了一份工作。是一家鞋厂,工人们负责把机器上的未成形的鞋子挑出不合格的,最后把鞋装进鞋盒,推进仓库。我的力气大,就做最后的装卸工作。场子里有集体宿舍,我终于有了可以落脚的地方了。  I#lvaoeN  
b^ wWg  
               场子里很多都是湖南人,有个刚十五岁的小伙子,长的蛮清秀的。北方汉子也挺多的,但对新手有时难免会感到有些不舒服。每个月微薄的工资除了吃饭,我就寄回家,母亲说等钱凑够了给我取媳妇儿。  R-odc,P=  
bz5",8Mn  
              我在广州呆了四年,我买了个二手的手机,花了我150块钱,母亲忽然打来电话说家里出事了。父亲在拉麦子回家时,不小心栽倒路旁的沟里,腿摔坏了。很严重,家里的积蓄都花完了,外公流着把那头喂了20多年的老牛给卖了。不过那些取媳妇儿的钱没有动。母亲跟我讲,自己一妇人也赚不到钱,想来广州找我。看着自己依然窘迫的状态,我真想扇自己一巴掌,自己做为家里的长子怎么那么没有出息。上个季度老板说效益不好就没有发工资,一直托到现在,可是工厂看着马上就要倒闭了,我真怕老板就那样跑了。  /tIR}qK  
nADt8  
               最后,母亲来了。老板真的就那样跑了。我不知所措的在夜晚深圳大街上走着,深圳的有钱家的公子开着名车疯狂的在大街上撒野,根本就不会想会撞到人。有时成群的喝醉了酒的小混混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疯狂。有时候我真想去杀几个恶霸,骂几口粗俗的下流话。  ~q0g7?}&  
!;Hi9,<#7g  
               我又进了一家玩具厂,我祈求老板给我母亲安排一个工作。母亲就做起了后勤,给大家做大锅饭。母亲跟我讲了好多家里的事情。自从父亲出事后,家里的顶梁柱好像就突然垮下了,村里的地头蛇就整日的跑到家里去收这个费那个费,就为这个,年迈的爷爷还抄着一辈子跟着他的伐木栓朝那几个人扔去,结果,爷爷被那几个人揍了一顿就跑了。最后,我们家后山上的果子林也被这些人给霸占了。  &"X6s%ZH|  
                     我听完,握在右手里的烟已经被我捏的粉碎,我恨这个社会,恨那些欺软怕硬的那些地痞。我后悔自己没有用,我本想在大城市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可是,我发现,我只是一个民工。一个只会出卖劳动力的农村人。  fzcPi9+ 3D福彩